如何处理自己内心的悲伤?「牵引、修补、更替」三阶段,见证你的

2020-07-02  阅读 554 次

我们如何处理自己内心的悲伤呢?父母离异后内心的坎坷、亲人离世后生命的失落、一段关係中背叛与逃离的冲击、无法面对真实自己而带来貌合神离,太多太多的悲伤会出现在我们的生命中,我们可能正在经历、正在看着别人经历、想像着自己即将经历,说悲伤佔据了我们生活中的大多数时间,或许对很多人来说一点也不为过。

关于悲伤背后实在是有太多故事可以叙说,内心的「悲」、与「伤」往往只是某种生活脉动的「成果」,而如果把「悲伤」作为生活的中心轴,我们有着「悲伤」前的美好,也有着「悲伤」后的冲击,而「悲伤」后的冲击又时常因「悲伤」前美好,在内心产生更强的阴暗冲击,是「悲伤」为什幺那幺值得「悲伤」的根本原因。但我们重来不曾因为「悲伤」后的冲击就终结自己的前行,不论你处在什幺样的状态,是想要放弃了,还是努力挣扎,还是寻求解答,或是已渐渐好转,用最严格的标準来说,你都未曾放弃去面对自己的「悲伤」。

前面讲了一大段,其实我只是想要说,我们总是在伤心难过时,努力寻求解方过,我想要谈这段「努力」,这个时常被结果而忽略的「努力」。有人为了「悲伤」而「了结」了自己,但不代表他未曾努力过,有人从「悲伤」中蹒跚地脱离,我们为他的脱离而喝采,但忽略了他在过程中的努力,代表我们并未真正地了解对方内心的「悲伤」。因此这份努力很重要,也是许许多多「助人工作」或说「社会福利机制」的真正核心,我们正在从某种群体的角度,回应个人的这份努力。

「助人工作」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每个人确实想要「努力」

因为我们「努力」尝试去面对「悲伤」,从「悲伤」中找到一种出路,所以我们在各式各样的可能中寻找可行的方法,这种可行的方法可能是俗民的,可能是号称科学的,也可能是哲学的。

俗民的方法例如,我们透过宗教仪式来接近离去的人,或是我们透过算命来知道自己的不合时宜根源是什幺,或是让塔罗牌跟我们说,我们是什幺,而又会往哪里去。当然我们也会尝试科学,我们或许会看医生,想办法拿药让自己睡得好,我们也会透过心理治疗来寻找自己问题的解答,而我们也能透过各种纾压讲座,告诉自己该如何处理「悲伤」;我们也能透过密集的思考来回应这一切,我们看书来参透人生,进入宗教殿堂,聆听超脱的方法等等。

牵引、修补、更替

但不论任何形式的尝试,都将走过一段直接的过程。而我顺着许多走过「悲伤」而出的朋友内心,试着找到三段前后来回的过程。

我们总是从「牵引」开始面对「悲伤」,我们需要重新去想、去看、在内心想像、好似召唤般的把「悲伤」的根源带回我们生活之中,可能是某段灾难的场景,某段回忆,某层关係,某种自己创造的失落等等。所谓的牵引,其实就是一种再现,而最好的再现方式,就是找人谈,跟父母谈、跟好朋友谈、跟好同事谈、跟占卜师谈、跟做治疗的心理师谈。但有时候不一定是用谈的,可能是直接面对的,重回当时的场景,或是重新面对那我自己做不到的处境,面对那因为困难或失落而生的「悲伤」。

既然引出了那「悲伤」的源头,我们又该做什幺让自己好过呢?我们在面对之后做的各式各样的尝试,都是一种修补、转化、和解或是补充过往未做足的功课。就好像心理治疗里的「空椅」,我们想像那可以对话的对象,正坐在你对面的椅子上,如果你想要跟他对话,你会想说什幺,你是会想把内心的恨好好地发洩一次,还是跟他道歉寻求他的原谅;还有另外一种修补是,我们自己身上的,我们重新面对己能力做不到的困境,我们尝试在努力用用看新方法来进行,而这种修补是一种转换,是一种好似培养新关係、新习惯的历程。修补像是你在生活中找着某个能支撑你的鹰架,而这个过程你不一定有所不同了,但你正在排列可行的方法,你也告诉自己应该要试试看其中某项选择。

所以我们尝试修补,尝试去调整、尝试去说、尝试去做,也就引来了更替,一种翻转、重建的可能。我们站在鹰架上,开始换个视野,换个作为来去面对那过去带来「悲伤」的源头,我们试着持之以恆,就用这个「新」意来处理「悲伤」。调适就是如此、重建也是如此、翻转也是如此。有时候命理师也会走到这个历程,他给了你修补的机会,也为你引入调整观念的说词,而能不能持之以恆也就看自己。但当我们已经走到更替的这段路时,我们或许已经开始发现「悲伤」的色彩慢慢淡下来了,而「悲伤」更像一段故事,而非一段伤痛。

我们从不放弃去牵引、修补、更替自己的悲伤,因为我们总是自己会去进入这一个历程,只是有时候我们会卡在牵引的那一段,因为过往太过于栩栩如生,太过于交融情感,我们捨不得走进修补,走进更替,但努力一直都在,在生活中的过程一直都在,而成果的样貌,也无法否定自己曾经的努力。

选择一个对象来见证你的努力

每个「助人工作」者,都无时无刻在见证这些努力,而我们也是这段努力的推进者,但有时候也可能不幸地成为阻碍者,但核心还是落在,我们持续在过程中见证这些。不论是心理治疗,或是心理谘商,都尝试着在这三段过程中能参与而存在,要用什幺方法走过这三个阶段,可能每个「助人工作」都有着自己的想法,但唯一不变的是,这些方法的汇集,都是对于每个人面对生活「悲伤」的努力,所提出的回应,你只需选择一个对象来见证你的努力,协助你的努力,为你的努力搭起鹰架,找到探头的机会。

那反过来说,如果你寻找的对象,一直无法见证你的「努力」,那你也别放弃去用更努力的方法,去寻找另外一位能见证你的人。这就是「助人工作」服务的常态,而每个人的重点都在于为自己的努力得以服务。

当天看着生活中各式各样的「悲伤」时,细细地观察看看,我们在努力什幺,为什幺我们想要和解、为什幺我们想要原谅、而又为什幺我们想要改变、而又为什幺我们想要转变那「悲伤」所带来的影响。除了我们想要开心的生活,想要无愧于身边的人,迎接心静下来的时刻,那还有什幺呢?而我们的社会又如何回应这一切,如何透过制度回应、如何透过「助人工作」回应,如何透过信仰回应,而又如何透过「对话」与「创造」来回应。

总而言之,我提醒自己「我们从不放弃去牵引、修补、更替自己的悲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