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大临近 西藏通讯管制升级

2020-08-08  阅读 379 次

18大临近 西藏通讯管制升级
拉萨布达拉宫前执勤的中国武警(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随着18大的临近,中国当局对西藏新闻、媒体和通讯交流的管制进一步升级。

人权观察13日消息指,所有这些管制措施都是为了切断藏人看到被中国当局封锁的新闻,特别是阻止流亡的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接触到在中国国内的藏人,尤其是住在乡村地区的藏人。

人民网5月31日刊登了这些新规定,意在维护稳定和国家安全。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6月27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管制措施是为了“保证西藏意识形态和文化领域的绝对安全”。

这些升级的措施主要体现在因特网的使用、短信、手机购买者、音乐出版商和复印方面,此外,政府利用新电视频道、乡村教育会议、影片播放、书籍分发和提供只能收看到政府允许的电视频道的卫星接收器来加强政府的宣传力度。因此,藏民们几乎没有机会接触到独立的新闻,只能接受强加的政治教育和乡村、学校及寺院的宣传,并且面临着越来越多的从外省进入西藏自治区旅行的限制。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苏•理查德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在防止‘分裂份子’的借口下,中国政府正在公然侵犯藏人言论、信仰、文化和活动自由”, Richardson进一步解释说,“当局有责任维护公共秩序,但这不应该成为限制藏人通讯交流的借口。

《西藏日报》在线的一篇文章中说,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授意的这些管制措施,是为了“促进电台、电视出版物和网络的全面覆盖,以确保党和政府的声音覆盖自治区的每片土地”,对媒体的严厉控制是“为了更有效地纯化公共意识环境,并严厉打击分裂份子进入西藏宣传反动言论”。

2012年6月,陈全国要求所有自治区官员“确保中共的声音和形象传遍西藏的12万平方公里,不让敌对势力及达赖喇嘛的声音和形象有立足之地”。

新管制措施的范围之广反映了当局在西藏“动乱”的认识上发生了急剧的变化。过去当局表示西藏的“动乱”只是由一小部分藏民,主要是和尚、尼姑和深受达赖喇嘛或流亡组织影响的信徒造成的;但在2008年西藏发生大规模抗议后,自治区的官员们不得不承认达赖喇嘛的影响已遍布西藏,包括有85%以上藏人居住的偏远地区。

3月份以来在青岛、甘肃和四川地区发生了40起自焚,抗议不断升级的对基本人身自由的限制及惩罚性的安全措施等。为了防止西藏的首都拉萨发生抗议活动,新的管制措施规定限制藏区以外的藏人进入西藏。

5月27日两名来自四川和甘肃的藏人在拉萨自焚抗议,当局的处理方式是让所有来自这两个省份或是青海省的没有长期居留证的藏民离开西藏自治区,很多持有有效的商业许可居留证及短期的居住证的藏民也未能幸免。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纳瓦尼特姆•皮莱(Navanethem Pillay)2009年曾要求中国当局就西藏自治区及周边地区动乱的“深层原因作出解释”,“其中包括歧视及未能保护少数民族的权利。

对此,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Richardson 遗憾地表示,“中国政府甚至拒绝承认藏民们严重不满的情绪”, Richardson补充说:“试图将西藏隔离的做法只能导致更大的不满和国际社会更多的关注”。

(译文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上一篇:
下一篇: